网站首页 手机版 网站地图 TAG标签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家名曲 > 中国名家名曲 >

著名电影音乐作曲家:雷振邦个人资料及照片

更新时间:2018-11-28    来源/发布:yueqixuexi.com    作者/编辑:乐器学习网

  雷振邦(1916-1997),北京人。满族。新中国最著名的电影音乐作曲家,从1955年到1980年,他谱写的电影歌曲多达一百余首,包括《刘三姐》、《五朵金花》、《冰山上的来客》、《芦恋歌》、《达吉和她的父亲》和《金玉姬》、《董存瑞》、《马兰花开》、《花好月圆》、《吉鸿昌》、《小字辈》、《赤橙黄绿青蓝紫》等40余部影片经典音乐作品。自幼喜爱京戏和民间小调,会拉二胡。曾在日本高等音乐学校作曲科学习,回国后当过中学教员。历任北京电影制片厂、长春电影制片厂作曲,中国音协第三届理事,中国影协第四届理事。中国民主同盟盟员。是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有《雷振邦创作歌曲选》。

  雷振邦,(1916—1997)中国著名的电影音乐作曲家,国家一级作曲,曾任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中国电影音乐协会副会长、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著名电影音乐作曲家:雷振邦个人资料及照片

  1916年5月,雷振邦出生于北京,满族人。由于家庭生活比较优裕,他很小就接触到京戏。七八岁时,便能哼唱京剧小段,还能用胡琴拉京戏以及一些歌曲。1928年9月,雷振邦来到沈阳奉天公立学校读小学,后入南满中学。在音乐老师的熏陶下,雷振邦学会吹得一口动听的口琴,加入学校口琴队,并成为该队的指挥。他常把一些歌曲改成口琴合奏,并指挥演出。

  1939年1月雷振邦去日本求学。在东京,他进了日本高等音乐学校作曲系预科。不到半年的时光,雷振邦便完成了预科专业,校长允许他跳级,转年便成为作曲系本科学生。1942年毕业于东京日本高等音乐学校作曲科。

  1943年雷振邦回到祖国,先后在北平女子中学和惠中女子中学做音乐教员。抗日战争胜利以后,他在课余组织起一个五十多人的业余交响乐团。雷振邦曾把中国古曲《悲歌》改编成管弦乐的曲子,供业余交响乐团演出,这是公开演出的雷振邦的第一部作品。

  1949年6月雷振邦来到中国电影乐团从事专业作曲,从此踏入影坛。1955年4月雷振邦被调到长春电影制片厂任作曲,此后他的创作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30多年间,他谱写的电影歌曲一百余首。他坚持深入生活,向民间艺人学习,创作了大量的形象鲜明,优美抒情,具有强烈的民族地方色彩和散发着扑鼻的生活芬芳的音乐作品,形成他作品独特的艺术风格。如他为反映少数民族生活的影片《五朵金花》、《刘三姐》、《冰山上的来客》、《景颇姑娘》、《芦笙恋歌》等谱写的乐曲,都具有上述音乐特点。

  1960年在第二届百花奖中,他为影片《刘三姐》的谱曲,荣获最佳音乐奖。以后他为影片《冰山上的来客》、《吉鸿昌》和《小字辈》谱写的乐曲,也分别在1964年和1980年长春电影制片厂举办的第一、二届“小百花奖”中获最佳作曲奖。

  1968年,雷振邦夫妇被发配到吉林东丰县“劳动改造”。是“文革”的浩劫改变了雷振邦的生活道路,一夜之间而成为“狗崽子”。作曲家雷振邦的“弦”断了。尽管,他能作出证明自己无罪的“正义之歌”,但这一切在人妖难分的年代,无非是对牛弹琴。70年代末,雷振邦的艺术生命基本就划上了句号。

  其实什么样的音乐,都有人喜欢,比如周杰伦,他的东风破从旋律到歌词,都尽显才情,“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幼,而如今琴声幽幽,我的等候你没听过”;虽然他唱歌时有人说像含了萝卜,吐词混浊而含忽,但每个音乐人的表达是不一样的,有时漫不经心的随意哼唱似乎更能真实体现表面酷酷的现代年轻人的内心丰富世界,各种风格,百花齐放,又有什么不好呢。再比如一些主旋律的歌曲和歌手,也是大家喜欢的,《我的祖国》、《青藏高原》、《天路》等,每次听到这些音乐响起,心灵得到空前的洗涤和震荡,一种爱国主义情怀让人昂扬而激动。

  但有一位音乐人,从他的作品到他的为人,到他严谨的生活态度、创作态度和不变的音乐追求,值得人们服膺与尊敬,他就是雷振邦,中国著名的电影音乐大师。说起他的电影音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直到现在要听到他的歌曲,《怀念战友》,都会热泪盈眶,毫不夸张。在冰山上,当战士冻死在边界时,手里仍然紧紧握着自己不能松开的步枪,凭空高潮迭起地响起那具有新疆塔吉克斯坦族风味的激情旋律,充满悲痛和心痛,充满无限怀念和追忆。“啊-----亲爱的战友,你也再不能听我弹琴听我歌唱-----”,太打动人心了。所以有人这样评论雷振邦,说如果他没有对战友浓厚的感情和那种撕心裂肺的经历是不可能写出这样直逼心灵的作品的。而对于《冰山上的来客》中的另一首歌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在感情上音乐诠释的层次更显丰富,每个人哼唱它时都会随着自己的心情有着不同的理解和感受。

  他的那些经典老歌,刘三姐甩开清亮的嗓子唱到“你歌哪有我歌多,我有十万八千箩,只因那年发大水,山歌塞断那个九条河。(众人合)”心里无比的痛快和淋漓尽致,莫老爷请来的三个酸秀才贼目鼠眼的小调刚落下声音,众乡亲的合音辅天盖地而来,那种气势真是大快人心,所以中国大地在那个时候是多么需要这种音乐啊。雷振邦利用广西特有的民族曲调,经过自己艰苦的提炼加工,就这样创作出一首首如此旋律优美、生活气息浓厚的民歌。

  他生前的流水日记,那上面一本一本地记录着他每时每刻在做的事情,其中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采风、整理、谱曲。从1955年到1980年,他谱写的电影歌曲多达一百余首,包括《刘三姐》、《五朵金花》、《冰山上的来客》、《芦笙恋歌》、《景颇姑娘》、《达吉和她的父亲》和《金玉姬》、《董存瑞》、《马兰花开》、《花好月圆》、《吉鸿昌》、《小字辈》、《赤橙黄绿青蓝紫》等40余部影片音乐作品。其中涉及白族、壮族、彝族、拉祜族、塔吉克斯坦族、朝鲜族等少数民族的风格,由此而诞生了大量形象鲜明,优美抒情,音乐作品,这些作品脍炙人口,深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雷振邦出生优越、富裕,却始终坚信,音乐来源于生活,娓娓动听的民歌,使其音乐充满了独特的艺术魅力。在无数个采风的日子里,他跋山涉水,历经边疆各种恶劣天气和自然灾害,从不放弃对音乐的追求;他去最边远的山区,找民间歌手喝酒对歌,只为把那些将日渐失传的少数民族音乐旋律记录下来。他的这种对艺术对音乐负责的态度是很多的音乐人无法比拟的。

  只有在听他的作品时,才会有一种音乐大餐大快朵颐的感觉;只有他众多音乐作品从几十年前就开始流传至今,仍然经久不衰;只有他为电影注入音乐的灵魂,让鲜活的人物形象深入人心;只有他穷尽一生的精力只为把中国各民族音乐艺术中的精华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传承下去。虽然他已离开了,但他和他的的音乐将永远在老百姓心中鲜活下去。

  雷振邦最为著名的要属《冰山上的来客》和《刘三姐》两部作品了。

  《刘三姐》获1960年第二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音乐奖,并在国外上映过,而且还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接见。是新中国第一部音乐风光艺术片,它以如情似梦的漓江为背景,配上娓娓动听的民歌,使古老传说充满了独特的艺术魅力。影片浓郁的喜剧色彩和乡土气息,得到了国内外观众的热烈称赞。词作家乔羽精心制作的数万句富有诗情画意、深刻哲理的歌词,至今唱起来还是那么精彩动人。“风吹云动天不动,水推船移岸不移。刀切莲藕丝不断,斧砍江水水不移”,吟唱着,洋溢着对山歌的回味和对人生的体验。雷振邦利用广西特有的民族曲调,经过自己艰苦的提炼加工,创作出一首首旋律优美的民歌,《冰山上的来客》中一首插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就是雷振邦的代表作,此曲调具有新疆民歌风味,以一首塔吉克斯坦族的舞曲为素材,适当放慢了速度,并根据歌词句式的需要而改变创作。这首乐段分节歌结构的抒情歌曲,唱的是边防战士的爱情生活,旋律婉转动听。曲中歌词的重复,不仅加强了语气,而且使感情的抒发更为深切,是一首深受广大群众欢迎的一首歌。

  20多年间,他谱写的电影歌曲一百余首。并为白族、壮族、彝族、拉祜族、塔吉克斯坦族、朝鲜族等少数民族创作歌曲和音乐。,形成他的作品曲调优美、婉转轻柔、而柔中有美、美中见秀、秀中显雅、脍炙人口的独特艺术风格,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1979年的《吉鸿昌》和80年代初的《小字辈》,这些歌曲的影响力已大不如前。因为雷振邦最擅长的是人们最本质的爱情,友情,亲情等题材,尤其以少数民族风格为主,而后期为吉鸿昌的诗《恨不抗日死》所谱的曲和《小字辈》主题曲就显得过于平淡。以现在看来,雷振邦的创作高峰在五六十年代,到了70年代末,雷振邦的艺术生命基本就划上了句号。

  1982年。雷振邦一家都在长春。这一年,骆玉笙先生曾到长春进行了一次演出。雷振邦先生当时因身体欠佳,没能到现场观看,于是他便让女儿雷蕾带着录音机到现场,将骆玉笙的演唱全部录下来给他听。雷振邦先生听到骆玉笙的演唱后非常激动,他反复听了很多遍,赞叹道:“骆老先生虽已年逾七旬,音色依然还是如此苍润、浑厚、开阔,尤其是骆先生在高音区的表现力度还是如此之强!”在听完骆先生的代表作《剑阁闻铃》后,雷先生点评说:“骆玉笙先生简直将这首传唱了一个世纪的经典作品演绎到了极致!”二人这次在长春并未谋面的“接触”成为成就这首歌曲的前缘。

  1984年,电视连续剧《四世同堂》正在紧张地拍摄、制作当中。该剧的总导演林汝为请雷振邦担任《四世同堂》的音乐总策划,负责这部电视剧中所有音乐的创作。于是,雷振邦便指导中央歌剧舞剧院的温中甲和刚刚从沈阳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的女儿雷蕾一起创作《四世同堂》的音乐。雷先生提出,《四世同堂》是老舍先生的经典作品之一,最好是选择最具老北京韵味的曲调,而京韵大鼓的韵律恰恰最接近这一表现形式,而且通俗、自然,易于被百姓接受。而且老舍先生就非常喜欢京韵大鼓,他曾创作过《鼓书艺人》、《方珍珠》等作品。于是他们决定以汲取京韵大鼓中的韵律精华作为主题曲的基本曲调。确定了这一创作思路后,雷蕾很快便完成了主题歌的初稿,并得到了剧组创作人员的首肯。

本文标签

雷振邦

最新专题

更多相关

本站简介- 站内公告- 原创投稿-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 手机访问
Copyright @ 2008-2018 乐器学习网 online services. Security support by yueqixue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