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手机版 网站地图 TAG标签

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百科 >

金铁霖:桃李满天下

更新时间:2012-11-12    来源/发布:乐器学习网    作者/编辑:未知

    音乐教育家金铁霖

    彭丽媛、宋祖英、阎维文、张也、李丹阳、刘斌、吴碧霞、刘辉、王丽达……这些耳熟能详的歌唱家们都师出于同一门下,他们的老师,就是我国著名音乐教育家金铁霖。在旁人眼中,金铁霖如同一个魔术师,经他培养的学生都走上了熠熠生辉的明星之路。

    没有概念的声乐生

    金铁霖出生在—个医学世家。初次和音乐结缘是在小学三年级时,金铁霖用自己的皮球换回了同学的一个笛子。在没有老师指导的情况下,金铁霖从把笛子吹响到后来跟着听过的音乐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找,到了六年级,金铁霖的笛子已经吹得有模有样了。

    虽然父母都不精通音乐,但是金铁霖的三舅爱好音乐。金铁霖小学毕业的时候,三舅把他的吉他送给了金铁霖,吉他一弹就是6年,但始终没有一个老师的指导。所以金铁霖说自己当时的水平,充其量就是一个音乐爱好者的水平。什么都会一点儿,什么都不精。

    为了能够系统地学习音乐,金铁霖去报考了音乐学院附中,考试的时候还闹出一个笑话。金铁霖本打算考作曲专业,最后考到就剩12个人的时候,老师让他唱了一首歌,听完后说:“我看你可以向声乐方面发展。”这句话让金铁霖—阵茫然,他不明白声乐为何物,还以为是“吹笙”。

    就是一句“你可以向声乐方面发展”,金铁霖开始为自己找老师。别人给金铁霖介绍了一个外国老师,一堂课两块钱。因为语言不通,尽管金铁霖抱着字典去听,但还是不明白老师在说什么。坚持了3个月,虽然并没有弄清楚老师每堂课上讲的内容,但他对声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考音乐学院之前,金铁霖先报考的是长影乐团。招考的老师亲自到家里去找他,说他是一个戏剧男高音的料,想录取他。可惜那次金铁霖并不在家,而且当时他对“戏剧男高音”也一无所知。金铁霖还参加了总政歌舞团在哈尔滨的考试和中央音乐学院的考试,最终选择了中央音乐学院。

    在中央音乐学院5年的学习中,金铁霖受到了系统完善的声乐训练,为自己的声乐教育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65年,金铁霖毕业后被分到中央乐团任独唱演员。他拿到第一个月的46元工资,花了7元买了一个闹钟,然后寄给两个妹妹15元。剩下的钱,除了生活必需之外,都攒了起来。几年以后,他为自己买了第一架钢琴。至今他还清楚地记得,那架钢琴的价格是1490元。后来他被调入中国音乐学院,任教至今。和当独唱演员相比,他觉得自己更适合做—个老师。

    学生教学生

    他的第一个学生是一个叫张琦的高中生。那时,金铁霖还是中央音乐学院的一个学生,师承著名声乐教育家沈湘教授。一次上课,有—位熟人托沈湘教授教一个学生,可是沈教授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正好金铁霖在旁边上课,沈教授说:“铁霖,要不你帮我听听吧!”就这样,这个叫张琦的高中生就成了金铁霖的第一个学生。金铁霖笑着说:“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个大学生,从来没有想过要收学费,再说别人是个高中生,所以还经常请他出去撮一顿。”张琦成绩优秀,同时被戏曲学院、师范大学和中央音乐学院录取,为此,中央音乐学院的系主任专门找到金铁霖,让他给自己的这个学生做工作。后来,张琦选择了中央音乐学院,成为金铁霖的师弟。

    金铁霖的学生彭丽媛来自于山东的一个小县城,进校的时候,是一个19岁唱山东民歌的小女孩。金铁霖说,她是一个对自己要求严格、学习态度严谨的学生,特别刻苦。因为她经常要出去演出,回来时常常吃不上饭,学校破例让她在宿舍里放一个小电炉子做饭。为了抓紧时间,彭丽嫒一直有不午休的习惯。#p#分页标题#e#

    宋祖英“哑”上第一节课

    宋祖英可算是金铁霖学生中名气极响的一个,但在恩师面前,她依旧是一个羞涩的学生。金铁霖说到宋祖英的时候,能感觉到他话语里的骄傲。

    从1989年至今,宋祖英一直没有间断地跟着金铁霖学习,可以说金铁霖是看着她成长起来的。在一次歌唱比赛中,金铁霖担任评委,宋祖英和已经是金铁霖学生的张也并列第一。也就是在那一次,宋祖英提出想正式成为金铁霖的学生。

    起初,宋祖英有些顾虑,觉得金老师的门槛太高,担心自己没有资格。可是金铁霖却说,宋祖英是他教过的学生里综合条件最好的一个。金铁霖还清楚记得,1991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演唱的《小背篓》让宋祖英一炮走红,从此唱遍大江南北。

    回忆起第一次去金铁霖家上课时的情形,宋祖英记忆犹新。现在无论在什么舞台上都能放声演唱的宋祖英,当年在金铁霖面前却一句歌也唱不出。“我第—次在金老师家里上课的时候,金老师说,唱唱吧,唱《今日苗山歌最多》,我觉得唱得一点儿都不好,跟我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唱完以后金老师说还会唱别的吗?会唱外国歌吗?我说会唱意大利歌曲,他说那你唱几句。我一下子什么都不会唱了,声音都发不出了。”

    稀里糊涂地“哑”过了第一堂课之后,宋祖英成为了金铁霖的学生中最为刻苦,对自己要求最高的一个,有时甚至是老师已经满意了,她自己却还不满意。正因为对自己这样的高要求,才有了宋祖英现在歌唱方面的成就。

    刘斌至今仍记得老师不给高分

    以一首《当兵的人》唱响大江南北的刘斌有着军人的直爽,在向金铁霖学习声乐之前,刘斌唱了10年的京剧,对于声乐一窍不通。回首求学岁月,最令刘斌“刻骨铭心”的事情却是老师当评委没给他高分。

    “我比赛的时候,金老师给我打的分不高,我都记着呢。害得我比了8年。那是我参加1988年青年歌手大奖赛,比完赛从大厅里刚出来,一帮观众就把我围上了,‘小伙子你唱得真不错,打分太不公道’,‘怎么给你打这个分’……我听完以后就急了,回去把门推开,把所有的评委都质问了一圈。当时质问到我都不好意思离开这屋了,人家都不理你了。”

    如今,刘斌坦言金铁霖不给他高分是对的。因为当年他从京剧半路转行学声乐,很多东西都不懂。“我回过头来看,觉得很幼稚,难怪金老师当时告诉我头脑要清楚。”

    李丹阳常去老师家蹭饭

    在各大舞台上活跃的女高音歌唱家李丹阳,回忆起恩师来,更多的则是温情的成分。李丹阳说,金老师生气的时候和别人不一样,并不骂人。有一次,她在金老师家上课,因为自己是南方人,所以歌词的发音上面总是会有一些不准的问题。练习的时候,自己一紧张,就把歌词忘记了。这个时候,金老师只是平静地说,我们再来—次,于是又开始从头弹琴,没想到这一次,李丹阳又忘词了。金老师沉默而严肃地合上钢琴盖,然后说:“这节课就到这里吧,你下次背熟的时候再来上课。”这句话深深地刺激了李丹阳。那次以后,她加倍努力。

    当年在李丹阳事业起步最艰难的时刻,金铁霖给予了她无私的帮助。“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把金老师当成我的家长。我跟宋祖英来北京的时候,真的是举目无亲,当时我们俩相约着,转几趟公交车到老师家。”李丹阳还记得每次到金铁霖老师家上课,外面还有很多学生在排队。作为从外地过来学习的学生,她和宋祖英得到了不少优惠待遇。

    李丹阳回忆说:“上完课以后,我经常跟宋祖英在老师家蹭饭。那是最幸福的时刻,老师除了教我们怎么唱歌,提高我们的声乐技巧,还教我们怎么做人,更多的是给我们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怀。这种爱,令我们特别温暖,让我们有坚定的信心在歌唱的道路上走到今天。当时宋祖英到海军政治部文工团,我到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团,也是经过金老师的定夺,选择了我们今天的人生道路。”#p#分页标题#e#

    儿子金圣权要翻过父亲这座山

    在金铁霖的家中,总是聚集着一批又一批的学生,这使得他的家庭比一般家庭多了几分喧闹和嘈杂。但金铁霖的妻子马秋华却几十年如一日默默地支持着丈夫的教学事业。

    马秋华也是从事声乐教育的,在马秋华看来,金铁霖在声乐教育上有着比自己丰富的教育经验。在生活上,金铁霖和马秋华相敬如宾。马秋华对夫妻相处之道总结了8个字:“互相尊重,多些忍让”。

    正在读高二的儿子金圣权目前也在学习声乐,当被《艺术人生》主持人朱军问及父母的成功会不会成为阻拦在他面前的一堵墙时,金圣权的回答十分自信:“时代在进步,墙也是可以翻过去的。”

本文标签

金铁霖:桃

最新专题

更多相关

本站简介- 站内公告- 原创投稿-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手机访问- 举报入口
Copyright @ 2008-2018 乐器学习网 online services. Security support by yueqixuexi.com
举报信息框
举报